各种规格的正官庄高丽参价格表 人参产业阵痛:高丽参出口价格9倍于中国人参 -

2016年12月18日11:09 编辑:传奇养生网

的人参经

本报记者 张学光 长春报道

8月17日,紫鑫药业因涉嫌虚构交易而受到监管部门调查,随后停牌,就在市场投资者惴惴不安的时候,关于紫鑫药业的各种传言也开始在长白山的人参种植区四散蔓延。

“听说紫鑫药业的老总被抓了,是真的吗?”一位参农凑近记者,谨慎地问道。

参农之所以如此关注紫鑫药业的消息,是因为从去年开始,紫鑫药业成为这个市场最大的人参采购商,每年上千吨的人参采购量直接拉升了这个市场的人参价格。“前几天听说紫鑫药业出事了,价格一直跌到每公斤76块钱,这几天看到紫鑫药业又在收购了,参价又涨到84块钱了。”这位参农告诉记者。

本报记者在吉林当地进行实地调查时获得这样的数据,目前吉林省当地每年的人参产量约为6000吨,黑龙江和辽宁两省的产量约为1000吨,国内人参的产量合计每年约为7000吨。在人参的需求方面,吉林的紫鑫药业是最大的采购方,该公司今年的采购额预计为2000吨,其余几家中药采购商的采购额合计约为1000吨,除了国内消耗的这3000吨人参之外,剩余的全部出口到了韩国、日本、美国和德国等三十几个国家。

尽管产量与需求旺盛,但在种植加工环节上,长时间以来,由于在人参产业链上一直没有出现具有影响力的加工企业,导致这个市场一直是盲目种植、散乱交易,在吉林、黑龙江、辽宁等国内人参主产区,人参从种植、交易到粗加工,几乎都处于最原始的状态。

从2010年开始,当现代化的工业生产第一次进入到这个产业的时候,彻底打破了这个行业的平静,由此带来产业链上的利益结构重整,也让这个产业经历着步入繁荣之前最后的一段阵痛期。

1 交易:万良有个“鬼市”

在人参行业里,没有人不知道万良。

这个隐匿在长白山深处的小乡镇,是目前国内最大的人工种植人参交易市场,每年的9月份至10月中旬,来自吉林、黑龙江和辽宁的参农都会将园参送到这里集中交易,这里的买家更是来自于全国各地。

9月17日,记者从吉林省白山市出发,沿着201国道向东北方前往抚松县万良镇,150多公里的山路蜿蜒颠簸,夜里很少能遇到车辆。深夜10点多钟,当记者穿过抚松县城接近万良镇时,路上的货车忽然开始多了起来,等到达万良镇中心的人参交易市场时,这里一片灯火通明。

在一个巨大的铁皮棚搭建的市场内,刚刚从地里挖出来的人参被一垛一垛地堆放在地上,各地的买家在狭窄的通道间往来,寻找着自己的目标,而参农则站在自家的人参堆旁注视着每一个过来看货的买家。不断被翻腾的人参扬起一阵尘土,在这个密闭的空间内四散飞扬,把本来就不亮的灯光遮挡得更加昏暗,每个参农的手里都不得不握着一只手电筒得了癫痫对身体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照明。

当地人把这个市场称之为“鬼市”,因为只有到每天天黑之后,参农才会将刚挖出来的人参送到这里交易,而等到天一亮,他们就得返回自家的参地里挖参。

“挖人参是很费人工的,每年这个时候要雇一个人帮忙挖参,一天就得支付120块的工钱,而要想找人帮着卖参,不但要支付给人家一笔工钱,而且也不容易卖上一个好价格。”一位当地人告诉记者,参农为了多赚点儿钱,只有自己动手,白天挖参,晚上卖参。“这么辛苦,就是为了每斤多赚上一两块钱。”

在这里,买方只要一搭眼就能分辨出人参的年头和质量,从4年期到6年期,根据大小不等,价格相差悬殊,4年期人参每公斤约40元-50元,而6年期的人参,目前每公斤的价格已经能到90元。买家只要相中自己想要的人参,就会和参农讨价还价,一旦达成交易,买卖双方往往都是当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在这个号称全国最大的人参交易市场上,很难找到现代化的交易方式,这里没有合同,没有支票,更没有电子牌价,所有的交易都是通过最原始的一对一的方式完成。正因如此,这个市场每天究竟交易了多少人参,也没有权威的统计数据,只有行内人估算,每天约为2.5万公斤。

按照这里的行规,买卖双方均不得打听各自的底细,更不得跟踪买家的去向,原始的现金交易方式不需要买卖双方出具任何的信用和契约凭证。

信息的不公开让这个市场上充斥着投机炒作,倒买倒卖在这里并不鲜见。而原始的交易方式也让这个市场上的价格极易被操控,这导致人参的交易价格几乎在每一天甚至每个小时都在发生变化。一位种植了20多年人参的老参农在和记者谈起这个市场时,似乎对于这一切已经习惯了,他们几乎随时都在相互打听着与价格有关的消息。

2 种植:参农的沉重指望

与参农在万良“鬼市”上原始的交易方式相似,参农在人参的种植上同样也是记者见过最原始的耕作方式。

9月18日,记者前往与万良镇相距几十公里远的泉阳镇,这里是长白山地区一个传统的人参种植区。穿过泉阳镇,记者乘车沿着泥泞的山路走了约半个小时,到达了一片林区的深处。

人参对所栽植的土壤有着极其苛刻的要求,必须是原始的林区,这些林区在完成前期的林木采伐之后,要将所有的树根和植物全部砍伐掉,然后对土壤进行翻耕,由于对所翻耕的深度有严格的把控,所以这一工作必须通过参农手工完成,极少采用机械。

经过参农整理过的土地,几乎找不到一根树枝和草根,绵软而蓬松,在这种土壤里,已经种植了三年的参苗被并排栽植下去,由于人参喜欢阴凉的气候,所以上面必须覆盖不透光的塑料棚架。

在当地,所有人参种植的土地都是参农向当地政府租赁的,而租赁期一般只有三年,三年后,这片土地由于养分耗尽已经无法再种植人参,届时将由政府无偿收回,种植苗木退耕还林。

最近几年,由于当地政府在饮食不当会导致癫痫病发作吗森林保护资源上的收紧,导致能够供应人参种植的林地资源越来越少,由此也导致土地租赁价格迅速上涨。正是由于人参种植的高成本,所以当地人在人参种植面积上不是以亩为单位,而是以丈为单位,每丈地约为3.33米长,0.7米宽。目前每丈参地的价格已经上涨至320元左右。一般而言,一户普通的种植户只有几百丈,能够达到1000丈的种植户,在当地已经算得上是大户了。

记者从一位当地参农处了解到,目前在人参的种植上,除了土地租赁成本之外,每丈地里栽植的参苗成本约为150元左右,此外,人工成本占到很大的比重,在农忙时期,一个雇工一天要支付160元的工钱,加上棚架、农药以及复植的苗木等各种杂费,参农在一丈参地上投入的成本超过800元。

这些成本支出,几乎大部分都是参农向当地银行贷款所得,这也意味着,在参农没有获得任何收益的情况下,已经背负了巨额的债务,而这些债务,必须要等到三年后人参销售出去才能偿还。

按照当地参农的介绍,由于泉阳镇地区的土质较好,加上这几年风调雨顺,人工管理得当,一般每丈地的人参产量都在15公斤左右,可是,如果在一些土质不好的地区,或者遇上气候干旱,管理不得当,每丈土地的产量可能还不到10公斤,甚至绝产。

按照今年市场上每公斤80元的人参交易价格,参农基本可以收回成本甚至略有盈利,不过,如果参价出现下跌,参农不仅无利可图,甚至将面临无法偿还银行贷款的困境。

事实上,一旦出现人参价格下跌,参农坚持了三年的意念会被瞬间击溃。2005年那一年,市场上的人参价格一落千丈,那段时间,在吉林省的通化、延边等地的人参种植区,每天都流传着有参农寻了短见的消息。

从参苗种下到收获的三年间,从春暖花开到隆冬大雪,参农几乎无时无刻地守候在参地边搭建的窝棚里。记者走进一户参农的窝棚,破旧木板搭起的床上卷着几张已经发黑的棉被,屋外的灶台上扔着几件简单的炊具,这里没有电视,即使广播也只能收到仅有的几个频道,手机的信号时断时续,除了必需的生活用品采购,他们难得进一趟城里。

“这几年人参价格涨了不少,大家还有些盼头,按照今年这价格的涨势,明年估计还得涨。”和记者一起站在地头的参农,望着眼前这片已经种植了5年的人参,再有一年就能收获了,而对于明年的人参价格,他似乎非常乐观。

3 未来:学习韩国参业

一面是信息闭塞的原始交易,另一面是缺乏组织的盲目种植,面对一群没有任何风险保障的参农,投机者通过市场炒作几乎可以屡屡得手。

记者在万良人参市场采访时听到一个真实的案例。当年,有一批外地客商来到万良,雇佣了大批当地人在人参市场上以高价收购人参,然而,他们却并不急于交易,仅仅是在谈妥价格之后交付了订金,一时间,市场上的人参交易价格迅速上涨,一批参农看到市场价格高涨,开始将地里只有4到5年的人参刨了出来运到市场上,结果,市场汉中癫痫病医院有哪些上瞬间堆满了人参,可是此后,参农始终没有等到这批客商再现身,熬不住的参农不得不低价抛售人参,结果导致当年的人参价格暴跌,参农损失惨重。

在万良人参市场上,谈及投机者,几乎每一个参农都恨得咬牙切齿。然而现实是,市场上人参价格的稳定根本不是以参农的喜厌好恶所决定的。

相对于中国的人参产业,韩国的人参产业通过多年的市场培育已经形成了较为稳定的产业链。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吉林农业大学中医药学院教授张连学正在韩国考察人参产业,根据他多年来对韩国人参产业的研究,韩国大部分高丽参种植者都和企业有或松或紧的联系,参农和企业之间也主要以订单的形式为主,在人参种植初期,双方就会商定好规格、等级、价格,此后,参农照单种植,企业照单收购,参农在种植开始前就已经知道种植什么样的人参,以及收获后卖给谁。

“这种订单参业比我国参农的盲目种植要强得多,计划性也比我们好。”张连学认为。

事实上,只有供需平衡才能稳定价格。

此外,目前国内在人参的加工环节,绝大部分仅仅限于粗加工,也就是将地里挖出来的水参经过简单的蒸煮晾晒工艺,制成红参。由于工艺简单,每年在万良人参市场上交易的水参,大部分都流向了小作坊,而受到利益驱使,一些小作坊利用糖水泡煮、硫磺熏蒸等造假手段成为整个人参产业最大的安全隐患。

“这些人参握在中国人手里什么都干不了,无非就是南方倒卖到北方,北方再倒卖到南方,从出价低的卖方倒卖到出价高的买方手里,一来一去就养活了一大批人参贩子。”万良人参市场的一位参农向记者抱怨。

根据记者获得的一份非官方统计数据,目前中国25万亩的人参种植面积产出7000吨人参,由此产生的种植和加工业年产值只有50亿元,可是在韩国,4万亩的人参种植面积每年的产量只有1700吨,年产值却高达270亿元。

根据另一份数据,2010年上半年,中国出口人参1331.3吨,出口金额为2033.1万美元,折算下来出口均价为15.3美元/公斤;而对比韩国同期只出口了209吨人参,出口金额却高达2903万美元,出口均价达到139.1美元/公斤。不难看出,我国人参的出口量是韩国的6倍,但出口额却只有韩国的70%,韩国高丽参出口价格几乎是中国人参均价的9倍。

由于缺乏下游深加工环节的开发,人参价格低廉,导致国内每年大约有2000吨人参以极低的价格流向韩国被作为原材料,然而从韩国返回中国市场的却是售价极高的人参礼品。按照记者在一家国内知名电子商务网站上查询的售价,一瓶只有100克的韩国“正官庄”牌高丽参膏,售价高达880元。

观察

核心技术让紫鑫药业底气足

“韩国人拿人参当饭吃,中国人拿人参当药吃”。这种差异一度是制约中国人参产业发展的重要瓶颈,随着2010年国家开始在吉林省展开药食治疗儿童癫痫病医院是哪家同源的试点,批准将人参引入食品领域,国内人参产业开始经过一道产业发展的分水岭。

而当人参进入到食品领域当中,“人参食用不上火”以及“人参脱残”、“人参生物发酵”成为关键技术,也是未来所有企业进入这个产业时不可逾越的技术门槛。“这些核心技术现在都在我们手里,以我们现在的能力还无法展开大规模生产,一旦展开,国内的人参价格会成倍上涨。”9月17日,紫鑫药业董事长郭春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在谈到这几项核心技术,他很有底气。

除了紫鑫药业,记者了解到目前康美新开河药业、药业、修正药业等几家大型中药企业相继进入人参产业,这其中最引发外界关注的是紫鑫药业去年完成了10亿元的再融资,按照紫鑫药业的计划,未来将总共拿出20亿元在吉林省人参主产区建立四个人参生产加工基地,逐步进入食品、化妆品、保健品在内的多个人参产品领域。记者查阅紫鑫药业今年4月份和8月份先后公布的两份公告也注意到,目前紫鑫药业已经得到41个人参食品试点品种的生产权。

按照郭春生的理解,只有在下游人参产品的深层开发上见到效益,才能最终稳定上游的人参供需的平衡和价格的稳定。“我们现在已经成立了400多个合作社,和2万多户参农签订了订单合同,现在,我们已经完成了人参基因组图谱的绘制,下一步,希望以此能够建立一个人参的品质等级标准,此外,逐步推行人参市场的电子柜台交易,采用先进的仓储物流体系,完善人参市场经营秩序,杜绝囤积、炒作等恶性现象发生。”

“几百年来,一片林地开垦之后只能种植一茬人参就再也无法利用了,这对于森林资源是巨大的消耗,人参产业的发展不能是以牺牲森林资源为代价的,我们现在也试图通过‘人参重茬种植’等科技手段破解这种瓶颈,这种技术一旦推广,将彻底翻越人参种植发展的最后一道障碍。”郭春生说道。

规格 价格
天15支600克 18522元
地15支600克 10170元
天20支600克 13014元
天20支150克 3258元
地20支600克 7092元
地20支300克 3582元
地20支150克 1791元
天30支600克 9792元
天30支150克 2448元
天30支75克 1341元
地30支600克 5940元
地30支150克 1494元
地30支75克 792元
天40支600克 7812元
天40支150克 1953元
天40支75克 1071元
天40支37.5克 585元
地40支600克 5184元
地40支150克 1287元
地40支75克 720元
地40支37.5克394元
天大尾600克 2502元
天中尾600克 2034元
切参600克 2754元